中国发展网

距离2020年12月31日全面脱贫还有  天

扶贫老区

当前位置:首页 > 精准扶贫 > 地方要闻 > 县长视角

城乡融合发展,农民还要不要进城了?

2019-05-17 18:49     人民日报中央厨房

这几天,中美贸易再现曲折,在双方磋商还在进行的时候,美国重拾“关税大棒”挥向中国。

外部环境不确定因素增多,有些事情别人怎么想、怎么做,可以预料但控制不了;有些人就要一意孤行,我们也拦不住。我们能够做的,就是把自己的事情做好,变压力为动力。

日前,中共中央、国务院印发了《关于建立健全城乡融合发展体制机制和政策体系的意见》,明确了城乡融合发展的改革路线图,在社会上引起了广泛关注。

因为,整个社会就是由城市和乡村构成的,作为一个社会人,我们不是在城市,就是在乡村,或者正走在从乡村去往城里的路上。城乡融合发展,确实关系到每一个人的生活、工作和未来。

“城乡融合发展,那还要不要搞城镇化?农民还要不要进城?”也有人对此感到困惑不解。

您的关注,就是我们的动力!麻辣财经采访有关部门和专家,来看看新型城镇化与乡村振兴到底是什么关系。

农民进城还是大趋势,但也到城市支持农村的阶段

“我国还处在城镇化较快发展阶段的中后期,农民进城还是大趋势,但也到了工业反哺农业、城市支持农村的阶段。” 国家发改委规划司司长陈亚军说,要顺应城镇化大趋势,树立城乡一盘棋理念。

正是因为农民进城还是大趋势,所以农业转移人口进城落户的门槛不断降低,目前已有9000多万农业转移人口成为城镇居民。2018年户籍人口和常住人口城镇化率分别提高到43.37%、59.58%。

就在上个月,国家发改委还发布了《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》,明确继续加大户籍制度改革力度,一些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,另外一些大城市要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。城市的大门,已经向进城的农民打开。

农民进城的越来越多,为什么还要实施乡村振兴?

“人类社会发展到现在,城市和乡村形成了两大格局。仔细去看,这两者之间其实是一个命运共同体。在现代社会里,城市和乡村都不能够单独存在,它们的关系就像一个人的整体。” 全国人大常委、农业与农村委员会主任委员陈锡文说,从这个角度去看,城和乡之间具有不同的功能,各自都有自己重要地位,都是不可替代的。城市的功能,乡村是承担不起的;乡村的功能,城市也是实现不了的。

“坦率地说,过去有一段时间,我们有点忽视乡村功能的发挥,甚至有些人认为,只要城镇化向前推进了,让农民都进了城了,好象三农问题自然而然解决了。”陈锡文认为,实际上不是这样的,因为乡村有乡村特殊的功能。乡村这些功能发挥不好,城市不要说发展,连存活都困难。

“从人类社会发展去看,或者世界上20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发展情况去看,我们就能看到,城乡的功能都发挥好了,这个国家的经济社会发展就比较好,反之,只重视发展一方面的功能,忽视另一方面的功能,它的发展一定是残缺的,不健康的。” 陈锡文表示,现代化进程,城和乡是互为依托的,两者很好地结合在一起,才能健康推进现代化的进程。

城和乡互为依托,两者很好地结合在一起,就是城乡融合发展。而城乡融合发展的主要抓手,一个是乡村振兴,另一个就是新型城镇化。这两个抓手,实际上是为农民铺了两条路:既可以踩着新型城镇化的鼓点,进城工作成为城市的新市民;又可留在乡村,成为乡村振兴的中坚力量。

城乡融合发展,必须以城带乡、以工促农

城乡融合发展,不仅是农民致富的路更宽了,它对于完善产权制度和要素市场化配置,促进城乡要素自由流动、平等交换和公共资源合理配置,对于加快形成工农互促、城乡互补的新型工农城乡关系,加快推进农业农村现代化,都具有重要意义。

从目前情况看,我国城乡融合发展体制机制还不够健全,还存在一些明显的制度短板。

比如,当前城乡要素流动仍然存在障碍。城乡二元的户籍壁垒没有根本消除,城乡统一的建设用地市场尚未建立,城乡金融资源配置严重失衡。这导致人才、土地、资金等要素更多地流向城市,农村发展缺乏要素支撑。

城乡公共资源配置也不合理。城市的污水、生活垃圾处理率分别为95%、97%,而农村仅为22%、60%;城市的每千人卫生技术人员数为10.9人,而农村仅为4.3人。

“城乡融合发展是破解新时代社会主要矛盾的关键抓手。我国最大的不平衡是城乡关系的不平衡,最大的不充分是乡村发展的不充分。”陈亚军说,我国最大的发展潜力和后劲在乡村,推动城乡融合发展和乡村振兴、促进乡村资源要素与全国大市场相对接,能够释放出可观的改革红利,也能够带动经济社会持续发展。

建立城乡融合发展体制机制和政策体系,是实现乡村振兴和农业农村现代化的重要制度保障。乡村振兴不能就乡村来谈乡村,必须走以城带乡、以工促农的路子,在城乡融合发展中来破解难题。

“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是新型城镇化的首要任务,也是核心任务。”陈亚军说,截至2018年底,仍有2.26亿已成为城镇常住人口但尚未落户城市的农业转移人口,其中65%分布在地级以上的城市,基本上是大城市。因此,我们说要解决好落户的问题,需要大中小城市和小城镇联动。“不能片面理解为这是抢人大战,也不能片面理解为放松房地产调控。”

解决农民工的落户问题首先是坚持存量优先、带动增量的原则。存量优先,是指已经在城市长期就业、工作、居住的这部分农业转移人口,特别是举家迁徙的,还有新生代农民工,以及农村学生升学和参军进入城镇的。这些重点人群才是落户的重点,而不是说片面地去抢人才。“城市需要人才,但是更需要不同层次的人口,绝不能搞选择性落户。”陈亚军说。

消除城市落户的限制并不是放弃对人口的因城施策。国家新型城镇化规划也明确提出,特大城市可以采取积分制等方式来设置阶梯式的落户通道,调控落户规模和节奏。超大城市、特大城市要更多通过优化积分落户的政策来调控人口,既要留下愿意来城市发展、能为城市做出贡献的人口,又要立足城市功能定位,防止无序的蔓延。

“农村公共服务是乡村发展的明显短板,实现城乡融合发展必须加快补齐这个短板。” 陈亚军表示,要推动公共服务向农村延伸、社会事业向农村覆盖,加快健全全民覆盖、普惠共享、城乡一体的基本公共服务体系,推进城乡基本公共服务的标准统一、制度并轨。

【责编:任攀攀】
  • 微笑
  • 流汗
  • 难过
  • 羡慕
  • 愤怒
  • 流泪
相关文章

高端访谈

乡村振兴,再蹚一条新路子
山东落实习近平两会精神:倾力打造高质量乡村振兴齐鲁样板
中国绿发会绿色金融工作委员会副主任欧阳宸:精准扶贫,要让群众有获得感
中共山东省委党校经济学教研部副教授韩振普:山东省革命老区扶贫攻坚要有“超常规”举措
中国社会科学院贫困问题研究中心主任吴国宝:精准扶贫、精准脱贫战略包括精准识别扶贫对象到安排扶贫项目等内容

回延安

贺敬之

心口莫要这么厉害的跳,

灰尘呀莫把我眼睛档住了……

手抓黄土我不放,紧紧贴在心窝上。

几回回梦里回延安,双手搂定宝塔山。

千声万声呼唤你 ——母亲延安就在这里!

杜甫川唱来柳林铺笑,红旗飘飘把手招。

白羊肚手巾红腰带,亲人们迎过延河来。

满心话登时说不过来,一头扑在亲人怀……

二十里铺送过柳林铺迎,分别十年又回家中。

树梢树枝树根根,亲山亲水有亲人。

羊羔羔吃奶望着妈,小米饭养活我长大。

东山的糜子西山的谷,肩膀上的红旗手中的书。

手把手儿教会了我,母亲打发我们过黄河。

革命的道路千万里,天南海北想着你……

米酒油馍木炭火,团团围定炕头坐。

满窑里围的不透风,脑畔上还响着脚步声。

老爷爷进门气喘得紧:

“我梦见鸡毛信来——可真见亲人……”

亲人见了亲人面双眼的眼泪眼眶里转。

保卫延安你们费了心,白头发添了几根根。

团支书又领进社主任,当年的放羊娃如今长成人。

白生生的窗纸红窗花,娃娃们争抢来把手拉。

一口口的米酒千万句话,长江大河起浪花。

十年来革命大发展,说不尽这三千六百天……

千万条腿来千万只眼,也不够我走来也不够我看。

头顶着蓝天大明镜,延安城照在我心中:

一条条街道宽又平,一座座楼房披彩虹;

一盏盏电灯亮又明,一排排绿树迎春风……

对照过去我认不出了你,母亲延安换新衣。

杨家岭的红旗啊高高的飘,革命万里起高潮!

宝塔山下留脚印,毛主席登上了天安门!

枣园的灯光照人心,延河滚滚喊“前进”!

赤卫队……青年团……红领巾,走着咱英雄几辈辈人……

社会主义路上大踏步走,光荣的延河还要在前头!

身长翅膀吧脚生云,再回延安看母亲!

扶贫简讯

创新带动乡村振兴 澄迈古村打“国际牌”
世界旅游联盟举办义乌对话 探索旅游目的地
江苏泗洪:洪泽湖上“清道夫”
美丽中国 大美银川:城在湖中 湖在城中
打造平安之城幸福之城 浙江台州公安有新招
环境部将专项整治长江“三磷”
经济聚焦:城乡融合发展 释放最大潜力
广西金秀瑶族自治县做活“林”文章

帮扶对接

海南:美丽乡村游 清洁农家乐
四川成都:484个重大项目助力乡村振兴加速
浙江慈溪“农耕世家”见证新中国农业发展巨变
青南地区抗击雪灾取得决定性胜利
北京世园会内蒙古园:壮美北疆 靓丽风光

精准扶贫

关爱老区人民 共商扶贫大计——石家庄市扶贫办赴武家庄开展考察
截至2018年底,甘肃临夏州贫困发生率降至8.97%
江西金溪:芳樟林开出“致富花”
海南:美丽乡村游 清洁农家乐
旅游公路助力乡村振兴